A是我大学室友,失联一个月多了。

这个缩写来源于他常用ID,两个英文的都是A开头,另外两个是中文的。A上一条微博是9月2号,上一次QQ聊天和英雄联盟战绩都是9月4号,没有任何异常。

毕业后前两年联系不多,几乎每次说话都超过这个间隔。后来大概是各自进入了舒适区,逐渐又恢复了联系,打打游戏,黑一黑同事、工作和公司,偶尔聊聊护肤品——在南方读书时我老是嘲笑其他人皮肤不好,结果人到北方、人到中年,也有了这需求。这次想起A便与此相关,没几天前聊天时提及wishlist上某个沐浴露品牌来自他推荐,昨晚被问起有没有其他品牌,这才意识到失联已经超过一个月了,连忙留言。

A是个特立独行的人,懂护肤品,猫狗双全,能从苹果切换回Android,能坚持跑步减肥,能熬夜能早起,工作后买了钢琴能坚持练,会画PPT、写SQL和少许Python,喜欢写作、曾经参加过大学文学社,会参加集体活动然后提前跑掉,喜欢蔡依林、Lady Gaga、OneRepublic、田馥甄、安室奈美恵、陈奕迅、纵贯线等等,我歌单里不少来自他:Mariana,Valder Fields,それぞれに……毕业前小团体去唱K,我们还合唱了最佳损友。

A大概很专一,自从大三失恋后,微博状态就一直是“丧偶”。我们几乎不八卦自己的事请,但某天——当时寝室只有两个人,如果没记错是在逃课打游戏到4点多喊他去吃饭他没去之后——我灵光一闪地问“失恋了?”就猜对了(唯一一次这么猜测)。他说“卧槽”,然后我们去下面操场走了几圈,没聊几句,到现在我只记得是异地恋了,也许是异国,不知道后来有什么变化。

A大概不太孤独,虽然QQ上看到过友谊的巨轮(也就是互为聊天最频繁的好友30天),但是他还用豆瓣和微信,周五下班会去吃椰子鸡,周末会去香港玩,有人帮他拍照,依然想着重新减肥。A说今年本来打算去英国,结果预算不允许,改计划去新加坡。因此我认为A是热爱生活的。

这么个人失联,我第一反应是自闭了,如同我之于认识我的大多数人:大部分见过我的,最后一次联系就是最后一次见。但是今天醒来看到微信没回复,就没有忍住,翻出通讯录里存的4个手机号码,用Google Voice打过去,1空号1换人,2个关机。和另外一位偶尔全方位自闭的患者交流后,发现症状类似,区别只是关不关机;并增加了一个可能性,被拘留,倒也不是坏事,毕竟总会放出来的么。

应该继续寻找吗?要不先等等吧……